您当前位置:中国孤独症支援网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 浏览文章

我是自闭儿的父亲,也是一名法官,湖北杀自闭儿子的事,我这么看!

2016-1-26 10:13:34 来源:孤独症支援网 作者:乐乐爸爸 字体: 打印    收藏
  
 
   我是法院的,从家长的角度,我赞成宽大处理。如果我参与审理这个案件,我会说服其他审判人员,因为自闭症父母承担的,别人真的体会不到,我是以法律人及一个自闭症父亲的角度来说的。
 
  然后我是法律人,法律不会纵容故意杀人,如果轻判,会造成更多的人去伤害孩子。
 
  这个父亲,已经没有活着的心了,孩子如果有未来,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这样做的。
 
  由于职业习惯,我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我和您交流的目的就是想能在您的学术研讨上多一个案例,自从孩子确定有病,我基本社交活动就是应酬,一般的场合都不参加,我在家没事就学习。孩子今年十三了,跟我生活,我父母照顾孩子,因为孩子,妻子跟我离婚了,对于孩子未来我是绝望的。很多自闭症的家长都自杀过,家长没有不认为孩子是累赘的,对于杀自己孩子,也许有很多人想过,没法说出口!
 
  这个家长的出现,给法院一个很大的难题,法官也是人,我希望以这个事件为媒介,呼吁对自闭症的关心,至于判决结果,当事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所以,判决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自闭症家庭,借助这次事件是否有改变,这次事件,法院已经输了,从法律的角度,判轻判重,法院都是焦点,都会对法院有怨言的。
 
  我们承受着身心,经济上的困难,如果献出我的生命能给自闭症家庭解决一些问题,我愿意献出,因为这种苦,是说不出来的,这也许是很多家长的声音,的确,我们不怕死,不代表我们不珍惜生命,是因为我们是活死人,我们生活在绝望当中。
 
  思路有些乱,不知道您是否有想问的,我的回答一定是真实的,很多家长表达不出来,都在默默承受着,都在熬日子。
 
  小编:
 
  1、你孩子的现状,康复经历。
 
  2、你做什么工作的
 
  乐乐爸爸:
 
  孩子十三岁,在自闭症学校康复两年多,后来学校不收全托了,只能在家。现在爷爷奶奶看着,自理没问题,情绪化严重。
 
  法院审判员
 
  小编:
 
  自闭症家庭、家长,无耐压力,必须要用这样沉重、悲烈的途径,吸引社会关注吗?
 
  法律上有没有支持他们正常表达的一个途径?
 
  乐乐爸爸:
 
  没有
 
  这是中国现状决定
 
  小编:
 
  如果,政府也在考虑帮助这个群体,你最期望帮助的有哪些方面?
 
  乐乐爸爸:
 
  给孩子安置一个地方
 
  钱不解决问题
 
  小编:
 
  近几年,国家一直对自闭症的政策,但钱多是花在康复这个领域。
 
  针对安置,基本上还是空白。
 
  乐乐爸爸:
 
  可是康复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一般学校六岁以上不收了
 
  小编:
 
  如果政府每个月资助你一部分,你自己承担一部分,把孩子送到一个专门的监护机构,你觉得这样,能解决你的问题吗?像现在资助幼儿康复一样。
 
  乐乐爸爸:
 
  能
 
  关键是让孩子有个地方
 
  我们也得活着
0% (0)
0% (10)

Tags:孤独症儿童 2016年新年

下一篇: 没有了 上一篇: “孤独症”需要社会的守望

  • 发表跟帖
全国自闭症机构分布图

点击地图可查询全国孤独症训练机构

郑州瑞曼自闭症康复训练中心

郑州瑞曼康复训练中心是全国第一所专门针对2-6岁自闭症儿童进行全面语言能力提升的专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