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孤独症女孩艰难求学路

www.guduzheng.net  2013/10/21 11:13:01  来源:郑州晚报

王老师在给珂珂耐心的指导

她是康复中心的优秀学员

  7岁的珂珂(化名)在今年郑州市区小学招生政策明确提出孤独症孩子可随班就读之后,她于9月份正式成了老鸦陈中心小学的一名普通小学生。然而,这条看似普通的“求学之路”却走得并不轻松,一点一滴的进步完全离不开父母及老师的付出和汗水。郑州晚报记者 常亮 文/图

  她是康复中心里的优秀学员

  10月17日上午,惠济区瑞曼康复训练中心的教室里,珂珂瞪大了眼睛坐在语言老师王亚苹的对面,一声声跟着口型练习发音。与身边其余几名小伙伴不同的是,由于她所朗读的句子较长,不少字的读音听起来并不准确。“丑小鸭……最后……变成了……美丽的……天鹅。”许久,一篇简短的童话故事终于完成,她慢慢放下高举了半天的双臂,显得有些吃力。

  “珂珂真棒!”王亚苹铆足了劲儿朝珂珂伸出了大拇指。听到夸奖声,珂珂脸上凝作一团的不悦表情瞬间散去,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语言培训课结束之后,王亚苹又陪着珂珂不厌其烦地来回于整栋教学楼各楼层之间与老师和伙伴们打招呼聊天儿。

  其实珂珂一直都是王亚苹心里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刚来的时候一句话不会说,但现在已经能够主动表达自己的需求。这些进步,让很多人感到吃惊。”

  她是教室“麻烦”不断的学生

  中午12点,结束了当天全部培训课程的珂珂回家了。在吃完午饭短短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下午1点半,她又在母亲侯敏的带领下赶到了老鸦陈中心小学上课。

  珂珂坐在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眼神不时在周边几个同学之间来回游走。在听到所有同学起立大声喊出“老师好”这句口号时,她才稍慢半拍地站起了身。“请同学们打开课本。”就在班主任老师王娜刚想张口带领同学们朗读之时,她低头看了一下珂珂,然后赶紧走了过去伸出双手帮忙:“珂珂,来,乖,把书翻开。”

  珂珂抬起头冲王娜老师一笑,一手拿起课本,一手拿起一支铅笔咬在嘴边,然后又扭头看了看其他同学,这才模仿着大家开始朗读。类似这样的场景,短短一节课下来,王娜老师至少提醒了珂珂4次。

  从走进普通小学那天起,珂珂曾给学校带来的“麻烦”超乎想象。“刚进班时的确难管,上课时她会经常大声喊叫,还时不时突然站起来要走出教室。”对于珂珂上学以来的表现,班主任王娜老师最有体会。

  为了她,父母双双辞掉工作

  知道珂珂患上孤独症的事情是在5年前,那时候她已2岁多,却长时间不会说话、不愿与人交流。

  “这可愁坏了我和她爸,孩子说话晚些能理解,但从不愿和别人接近的性格却让人担心。”看着女儿的状态,细心的侯敏便经常从网络上搜索一些相关常识,渐渐地,“孤独症”这个字眼进入了她的视野。“孤独症?不可能!咋会得上这种病?”怀着忐忑无比的心情她与丈夫一起带珂珂到多个医院检查之后,最终还是得到了这条“几乎让她疯掉”的消息。

  为了能给女儿找到新的希望,侯敏和丈夫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外债。“去过好几个地方治疗,但效果都不太明显。”侯敏和丈夫几乎绝望了。

  2012年9月的一次偶然机会,侯敏从一个论坛里看到了一条“郑州有家康复中心对孤独症孩子语言训练很有成效”的消息,她与丈夫商量之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了这家康复中心。为了能把所有精力放在女儿身上,夫妻俩在离开菏泽老家前同时辞掉了教师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11月的一天下午,侯敏刚从康复中心把女儿接回家,就听到了珂珂口中喊出了那两个让她期盼了许多年的字—“妈妈”。那一刻,她激动得泣不成声。

  接下来的康复训练中,珂珂进步很快。这个原本一个字不会说的小女孩不仅学会了很多语言,还渐渐喜欢了与人交流。

  “后来听说今年孤独症孩子也可以随班入学,我们太幸运了!” 把珂珂送进教室那天,侯敏的丈夫去学校参加了家长会。那天,他激动地在微博上宣布:“今天,我终于成了一名学生家长!”

  为了她,老师重新规划工作

  王娜这名曾学习过心理学而且很有爱心的老师,在开学时第一个主动向学校提出了“希望珂珂能到我们班学习”的申请。

  当然,面对一切行为都“毫无逻辑”的珂珂,王娜不仅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还需要有更多的耐心。课堂上,珂珂每次发出声音,她都会轻声细语前去阻止;珂珂每次起身要跑出教室,她都要蹲在那儿一遍遍耐心去劝说。

  除此之外,除了要操心珂珂,王娜还需要想尽办法去获得班内其余同学的理解,“所以,珂珂进班后,我常给同学们讲的一句话就是,要求大家学会爱护她、理解她……”

  就这样,珂珂的成长一天天在进步,礼貌、朗读、课堂纪律……如今,她已从同学们身上学会了诸多良好习惯。看着这些进步,除了欣慰,性格倔强的王娜最近也有了一个新的工作计划。“以前带哪个班基本不固定,从今年开始,我打算跟班走。”王娜心里明白,珂珂的成长之路还有很远,还需要她和身边更多人的帮助。

本文打印自中国孤独症支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