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孤独症支援网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 浏览文章

“星星的孩子”用音乐圆梦大学

2018/6/21 10:24:4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贺劭清 刘阳昕 字体: 打印    收藏
  20日上午,“00后”高三毕业生包涵在四川音乐学院附属中等艺术学校(简称“川音附中”)的舞台上怀抱手风琴,熟练地弹起《草原牧歌》,他的妈妈庞芝华则在一旁伴舞。很难想象,如此悠扬欢快的旋律,竟出自一名自闭症少年之手。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以沟通障碍、刻板行为及兴趣范围狭窄为主要特征的发育障碍。正因如此,人们又把自闭症孩子称为“星星的孩子”。
 
  与舞台上的从容不同,舞台下的包涵虽然身材高大,但略显拘谨,与陌生人说话时还会不由自主地面部抽搐。“这是小时候妈妈教我的曲子,所以我想在毕业晚会时弹它,把它送给妈妈。”包涵说,音乐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一种让他不会再觉得孤独的爱好。
 
  包涵的妈妈庞芝华曾经是一位中学化学老师。包涵被查出自闭症后,她选择了辞去工作,全职照顾包涵。“当时医生告诉我,自闭症没有发病原因,也没有特效药,但是国外有自闭症孩子通过干预,过上接近正常人的生活。”庞芝华说,为了让包涵收获自信与快乐,她让包涵从三岁开始学习手风琴,一学就学了十四年。
  庞芝华给记者展示了包涵从小到大收获的获奖证书。 
 
  包涵在成都市武侯区特殊教育学校读小学时,庞芝华应聘了该校清洁工的工作,在学校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包涵。包涵凭借手风琴、钢琴特长考入川音附中后,庞芝华又向学校申请了坐在包涵课桌旁陪读的资格。多年陪读生涯,让庞芝华被英国《每日邮报》称为“年度最佳母亲”。
 
  为了方便包涵上下学,庞芝华还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有人对自闭症孩子有误解,认为他们情感不够丰富,其实包涵很体贴我,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想着我,今年5月20日还给我发了红包。”在这间简单又温馨的房间,庞芝华给记者展示了包涵从小到大收获的获奖证书,满是笑容。
 
  不久前包涵参加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的单招考试,并收到了该校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预录取确认函。今年9月包涵将进入大学课堂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
 
  对于听障、视障、肢障学生,中国一直都有单招单考的学校和专业。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自2017年开始面向精神残疾(高功能自闭症)类考生在相关专业进行融合教育招生。这是中国内地首次有高校单独招收此类考生,为“星星的孩子”进入更高层次学校就读提供了渠道。
 
  包涵先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进行了语文、数学和英语的考试,随后又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试读,最终获得了入学资格。“我以前的梦想是考上大学,现在的梦想是在大学学习计算机技术,制作无人驾驶的拖拉机。”包涵说,对于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他十分期待。
 
  据统计,当前中国自闭症患者数量已超过1000万,其中14岁以下的儿童超过200万。自闭症患者在求学、就业时,要比常人面临更多困难。
 
  成都市武侯区特殊教育学校于1985年建校,学校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属于自闭症。包涵是这所学校毕业的、第一位考上大学的自闭症学生。该校校长蔡晓莉介绍,包涵能上大学离不开家庭、学校、特殊教育资源中心三方面的支持,“星星的孩子”想上大学需要专业机构对其进行智力、沟通能力等方面的评估,不能不顾实际能力拔高要求。
 
  “生命是多样的,每一位‘星星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价值。”蔡晓莉说,虽然中国对自闭症患者的政策不断完善,但自闭症患者上大学、就业仍是少数,这些“星星的孩子”还需要得到各界更多关爱与宽容,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0% (0)
0% (10)

Tags:

下一篇: 没有了 上一篇: 养老公寓里年轻的养老者:21岁的自闭症患者

  • 发表跟帖
  • 相关文章
全国自闭症机构分布图

点击地图可查询全国孤独症训练机构

郑州瑞曼语训

瑞曼语训 开口说话。2-6岁自闭症儿童语言训练机构。…